返回

贞观俗人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14章 长安大侠(第2/5页)
<
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

本站安卓版APP点击下载

“刘九,又加餐呢?”魏昶隔着木槛笑问。

    刚才还对外面死囚喝骂的节级,这会站在这里却都很安静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你所说的那个人?”秦琅问魏昶,魏昶对他点了点头,于是秦琅命狱卒打开牢门,卸下那人的枷锁链条。

    两个狱卒不敢违抗上官命令,只得掏出钥匙,哗啦啦解开牢锁,但却并不敢进去卸枷解链。

    那两人站在门口战战兢兢,似乎里面关着头食人恶虎,不敢近前。

    “怎么,还要少府亲自动手吗?”魏昶冷哼一声。

    那班头知魏昶误会,忙替手下分辨,“魏帅有所不知,这个刘九是个食人恶魔,凶残无比,一旦靠近就会暴起伤人,之前已经有好几个狱卒伤在他手里了。”

    秦琅这时才发现依然坐在那里吃东西的死囚,手里居然是抓着一只老鼠在吃,那老鼠似乎还是活的,可他却连毛带皮的在啃,啃咬的满嘴是血,狰狞无比。

    秦琅拿过钥匙走进牢里。

    刚走了几步,那个死囚突然丢下手里的半只老鼠猛扑过来。

    秦琅在狱卒惊呼声中,只是不急不缓的后退了三步,然后便好整以暇的站在那。蓬头垢面浑身恶臭的刘九眼看着扑到秦琅身上,却突然被钉在墙上的链条扯住。

    链条崩的笔直,刘九张牙舞爪却难以再近前半步。

    秦琅伸手挥了挥那股恶臭味。

    “退后,坐下,有话跟你谈。”

    可刘九好似根本听不到,依然对着秦琅张牙舞爪的,秦琅扭头瞧了眼魏昶。

    魏昶上前。

    “刘九,莫要敬酒不吃吃罚酒,这位可是长安县尉,他一言可决你生死!”

    “魏疤儿,老子本就是死囚,看不到今年冬天的雪了,你以为我会听这么一个娃娃的话?”

    秦琅扭头对狱班头挥手,班头识趣的带手下走了,“少府若有需要,尽管招呼一声,小的等马上就到。”

    牢中仅剩下了三人。

    秦琅站在那里打量着这个刘九,见他身材粗壮结实的像头牛,他的脑袋很大,下巴很短,长的有些难看,脸上跟魏昶一样有疤,但却有好几道疤,甚至在额头还纹了只眼睛。

    满脸的络腮胡长久没有打理,更是长的跟乱草一样摭掉了大半脸面。

    “魏疤儿,有酒没?”刘九问。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